蚂蚁金服设计总监梁山鹰:改变·设计

我们处于一个时代的变革当中,在面临各种改变的时候,设计应该想一些什么,做一些什么,往什么样的道路去走?蚂蚁金服设计总监梁山鹰在2108 UCAN设计大会中与大家分享“改变·设计”。

先介绍一个由MIT教授Neri Oxman前年发布的理论,人的创造力方式分为4种:科学(Science),工程(Engineering),设计(Design),和艺术(Art)。科学的职能是解释并且预测我们所处的世界,它将信息转换成知识。工程的职能是将科学知识运用在实际问题的解决方案开发上,它将知识转换成功用;设计的职能是产生解决方案(Solution)的表现,将其功能最大化并增强用户体验,它将功用转换成行为;而艺术的职能则是对人类行为提出质疑,并且创造人类对周遭世界的认知和意识,它将行为转换成新的信息感知,整个循环重复,再传递给科学。整个闭环促进人类创造力的发展。这4种方式相互作用共同推进人类创造力的发展,我认为,在创造力方式外部还有个更大的圆,就是社会。

设计对社会的贡献

设计对社会的贡献分为两个部分,一是业务导向,设计需要创造商业价值推动经济的发展。二是设计师的社会责任感,20年以来中国设计师在这部分有一定的缺乏,现在在慢慢进步。

国家的经济在高速变化,文革刚结束的时候,中国的GDP是美国的8%,改革开放后1995年则达到美国的10%,去年我们的GDP达美国的60%,很多人预测15年甚至更短的时间中国的GDP会成为世界第一。

经济高速发展当然是好的一面,但是对于设计师来说,我们需要注意到这些变化同时也带来了一些负面的影响。比如城市建设让传统的丢失;经济发展造成城镇与乡村、沿海与内陆的经济鸿沟;工业发展对环境的负面影响等,设计师是不是可以思考,除了业务导向的设计推动,在社会责任方面我们可以贡献些什么。

在蚂蚁金服,我们做了蚂蚁森林这个产品,当你做了一些减少碳排量行为后可积累能量,当能量积累到一定程度的时候,蚂蚁金服就会帮你种一颗真正的树。截止到去年年底,我们共种下了1300万颗树,用体验的方式带动全社会的人去保护环境;类似于蚂蚁森林的蚂蚁庄园,以电子宠物的方式促进着公众为公益奉献安心;而支付宝的集五福活动,设计师们则是尽量使用中国传统元素,来构建新年俗,同时不忘表现被人遗忘的旧年俗。

以上所诉是蚂蚁金服设计师的尝试,而外部的设计师们,也在做着异曲同工的公益设计活动。2013年雅安地震,设计师杨明杰设计的救灾帐篷,可以快速搭建、快速照明,给灾民以家的感觉,用设计解决了实际的社会问题。湖南省工业设计协会把灾区破碎的瓷器重新艺术加工,放到国际展览会上展览拍卖,得到的善款帮助灾区。

中国有1700万的设计师,全国有76万多家公益机构有14.5万个公益项目,尽管很多设计师希望提升设计责任感,并且参与到更多的设计实践中去,但有时候设计理想和设计情怀无法实现和落地,需要专业人士用专业手段去帮助他们落地。所以,我们建立了蚂蚁公益设计平台,希望通过这个平台,把社会组织和公众、设计师群体、以及受助对象这三个群体连接起来。社会组织可以在这里发布需要设计援助的项目,我们会将合适的项目推送给设计师,并且监督助力设计方案的最终落地。我们希望能够帮助到困难儿童、老人、贫困地区、残障人士、疾病、生态环境,设计师可以选择适合自己的项目贡献设计方案。

设计真正的光芒来自一颗同理之心,如果你和我们一样,愿设计可以普惠每一个人,请和我们一起为公益发声。

设计领域向内的融合

设计领域向内的融合正在日益加速,传统以固定技能定义设计师岗位的模式已经无法适应当前的形势和需求了。比如在蚂蚁金服,我们从线上走到线下,从单一支付环境走向支付加服务的商业环境。不管是在医院、公交、地铁、停车场,设计师面临的纷扰的线下环境跟屏幕环境完全不一样,需要用服务设计的手段解决这些线下问题。

线上线下有很多相通的地方,都是通过分析用户的心理轨迹和物理轨迹,以帮助我们更好判断和预测用户行为,优化最终的体验,我们过去二十年在线上积攒的很多设计方法其实可以被复用;同时也有很多不同的地方,我们的设计师需要根据不同场域里用户的行动路径,挖掘不同类型接触点,物理的、情感的、电子的,分析沉淀为服务体验包中的场域包、物料包、人员包、机具包,贯穿线上线下。服务体验包帮助不同业务线项目规范设计、全协作流程,推动方案执行,赋能上下游、赋能B端以及用户。在全协作流程中,依据双钻模式,行业SOP在每个阶段与节点中,沉淀了适用于行业线的工具与方法、每个阶段的工作内容、跨团队中各角色的工作职责与产出。

这就要求我们的体验设计师有着更加全面的能力和融合性的设计手段。服务在线下真实场景里的视觉展示需要设计师对于工业设计、空间设计甚至是建筑学等有着更深层次的认知和学习。对于创意设计师也一样需要拓展,比如蚂蚁品牌设计中心,从蚂蚁的公仔设计,推进到WithAnt智能店的落地,为品牌在线下的商业推进、体验拓展,拉开了新的场景。

设计领域向外拓展

相比较于艺术和科学针对的是感知层面的问题,工程和设计主要面对的则是制造层面的问题。当商业环境发生变化,社会经济开始重组,中国的面临的体量达到一定的规模,不可能用传统的方法解决制造层面的问题时,设计在这个向外拓展阶段所做的事情,是构建体验系统,工业化设计流程,以及孕育新型行为。设计工业化在第一个阶段是“简单协作”。第二个阶段是“有组织的设计体系”。

蚂蚁的体验技术部一直致力于设计和技术的结合,Ant Design System就是在建立体验系统方面的典范,他们建立起一个强大的基础设施来解决可控性以及效率的问题,也就是制造问题。企业级产品有几个特点:
* 量极大且复杂,中后台约上千个;
* 产品项目变化频繁,需快速响应;
* 有很多共性,可以抽象复用;
* 专业性强,难以建立同理心,竞品少;
* 商业化的诉求,体验要求越来越高。

在这样庞大的产品背景下,通过设计体系,30个人的设计团队目前支撑了蚂蚁内部大约 800 个以上的企业级产品,全球的很多企业都在使用他们的设计系统。

构建体验系统,是解决设计工业化当中的一个环节,同时在系统级别下面有工具,工具解决很多实际的效率问题。Lottie是由AirBnb的设计团队和开发团队共同研制的App动效工具,将AE里的动画转化成Json代码形式,极大压缩了动效大小以及系统的负荷。我们的设计师在支付宝客户端里运用了这种技术,将动画大小缩减为仅仅几K的Json文件。

设计领域向外拓展可以孕育哪些新型行为呢,举个例子。微软的研究人员研究出直接通过生物图像识别,无需任何物理接触,就可以检测出对方的心跳,以探知压力和心理变化,这种设计和工程融合所孕育的新型行为,肯定能在不久的将来创造出新型人类关系和沟通方式。在蚂蚁金服,我们也有所做的尝试,比如在上海直接语音购票刷脸过闸,再比如收取快递时无须用手机输入密码,面部识别就可以取出你的快递。这是设计跟工程进行更好的融合之后,将知识转化成行为,孕育出新型的行为。

总结

当设计领域向内融合,我们处于线上体验往跨域领域发展的阶段;当设计领域向外拓展,我们强调设计和工程之间的配合,不可避免地导致我们的设计工业化以及需要我们去构建体验系统和工具。如果我们拉到最外层去看,最外层就是我们的社会。设计师都是有情怀的,我们的设计师是愿意去帮助这些需要用我们的专业知识帮助到的人,所以我们不仅需要业务导向,同时更需要有社会责任感。而社会责任感在今后5-10年里面,我相信是每个设计师都会接触到和关注到,并且可以用你真正的专业能力帮助到你真正需要帮助的人的,这就是蚂蚁金服的使命——为世界带来更多的平等的机会。

发表评论